文/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 通訊員 成廣偉圖/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
  [為了讓市民瞭解垃圾分類定時定點投放模式,從6月初起,市城管委連同各區城管局,組織“定時定點亮點宣傳”活動。早前,官方一直安排媒體在非投放時段採訪。昨天,應媒體要求,市城管委將黃埔區定時定點亮點宣傳,安排在夜間居民投放垃圾時段。
  羊城晚報記者昨晚在黃埔區珠江冶煉廠宿舍和萬科金色悅府小區兩個試點看到,居民參與垃圾分類積極性高。但根據兩個試點現場工作人員說法,兩個試點成功經驗對於其他社區,未必有複製性。
  鏡頭1
  珠江冶煉廠宿舍
  環衛工逐家上門
  收廚餘垃圾
  定時定點投放需要居民改變投放垃圾習慣,垃圾拿下樓投放。在不少社區推廣時,遭到不願下樓居民反對。位於黃埔區魚珠街道鶯崗社區的珠江冶煉廠宿舍,並沒有一刀切實施“定時定點”,但卻成功地讓大部分居民參與分類。
  昨晚7時許,鶯崗社區居民沙阿姨,手拿廚餘垃圾桶,身上綁著小音箱,由普通居民搖身一變,成為珠江冶煉廠宿舍區的清潔工。羊城晚報記者跟隨沙阿姨登上一棟8層樓高的非電梯住宅樓。沙阿姨身上的小音箱,滾動播放著垃圾分類宣傳歌曲,樓內居民聽到歌曲,有的打開門,將廚餘垃圾倒在沙阿姨手持的廚餘垃圾桶中,並拿出一張記錄卡遞給沙阿姨蓋章;沙阿姨接過居民的廚餘垃圾後,脫掉手套,給居民記錄卡蓋章,然後再次戴上手套,提著廚餘垃圾桶上樓繼續收。在部分樓層,記者看到有居民早早將裝滿廚餘垃圾的垃圾桶擺在門外,並將居民記錄卡掛在門上。沙阿姨將居民扔出的廚餘垃圾倒入自己的桶中,然後給記錄卡蓋章……大約15分鐘,沙阿姨已將整棟樓居民的廚餘垃圾收完。除兩戶人外,其餘14戶人都將廚餘垃圾交給沙阿姨。
  在居民樓下,另一位環衛工人,擺放了一隻可回收物垃圾桶和一隻其他垃圾垃圾桶。記者見到居民們陸續走到桶前,分類投放好垃圾。和其他地方垃圾桶旁因混投垃圾產生臭味不同,珠江冶煉廠宿舍區的垃圾桶,記者不覺有臭味。
  據悉,和廣州絕大部分社區推行定時定點投放搞一刀切不同,珠江冶煉廠目前實施廚餘垃圾由環衛工上門收取,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及其他垃圾下樓投放的“不完全定時定點”模式。黃埔區城管局稱,這種“不完全定時定點模式”,讓居民參與率和投放準確率,達到90%。
  鏡頭2
  萬科金色悅府
  居民傍晚搭電梯
  下樓扔垃圾
  結束珠江冶煉廠宿舍採訪,記者隨後來到同在黃埔區的萬科金色悅府小區。和珠江冶煉廠清一色低層樓梯樓不同,金色悅府現有3棟32層高層建築已入住。
  推行垃圾定時定點投放,高層住戶需要搭電梯下樓扔垃圾。部分社區曾有居民不配合現象,甚至還出現過居民高空拋垃圾下樓,“你搞‘垃圾不落地’我來‘垃圾飛落地’”的惡搞表現。但在金色悅府,記者卻沒看到激烈對抗景象。晚上8時許,飯後居民開始下樓散步,不少居民手提一袋袋垃圾,搭電梯下樓,之後將垃圾投放進物管設於小區入口處的分類垃圾桶中。
  一名剛扔完垃圾的7樓住戶告訴記者:“好像我住進來後,就發現樓道沒桶的,我要下樓才能扔,也習慣了。”也有居民建議:“投放點還可以好一些,當初應該預留位置,不一定設在小區出入口。”
  據現場萬科物管劉經理介紹,小區去年12月入伙。和其他樓盤不一樣,金色悅府一入伙,便實施垃圾下樓定點投放模式,但同樣是“不完全定時定點”,“我們把四隻垃圾桶放在門前,居民可以隨時下樓投放”。
  管理者說
  厚臉皮感動居民耐心相勸防反彈
  和其他區“一刀切”不同,黃埔兩個試點都是“不完全定時定點”,怎麼看?
  “我們也遇到反彈,所以改變投放模式。”管理珠江冶煉廠宿舍區的魚珠街道城管科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宿舍區去年12月嚴格“一刀切”定時定點收垃圾,遭到居民較大反彈,不按時扔及不分類扔成了主要表現。街道很快改變策略,讓環衛工依舊上門收垃圾,但只收廚餘垃圾,居民仍要定時定點投放非廚餘垃圾。
  為刺激居民參與,街道購置了一批面值10元的超市購物券,並向居民提供記錄卡,每當環衛工上門收廚餘,經檢查分類準確的,環衛工會為居民蓋章,“1個月集齊30個章,居民可換到1張購物券,我們動員居民說,‘你每月交垃圾費也就15元,參與垃圾分類等於返還10元。’”,該負責人稱,環衛工一開始“厚著臉皮上門”,給按規矩參與的居民收廚餘並蓋章,對不按規矩的居民則批評教育乃至不收垃圾。一段時間過後,大部分居民都學會了“廚餘要分出來當面給環衛工,其他垃圾拿下樓去扔”。
  “還真的有較真的居民。”萬科物業劉經理介紹,由於廣州絕大部分高層樓盤都在樓道設垃圾桶,有新入住的居民發現新家竟然要搭電梯下樓才能扔垃圾感到不解,質疑“收那麼貴管理費還要下樓扔垃圾”,甚至“拿著垃圾丟到‘回收驛站’(註:萬科樓盤旗下鼓勵居民變賣可回收物的設施)”,但經過物管反覆勸說,有此想法的居民還是接受了搭電梯下樓扔垃圾的管理模式。
  記者手記
  現有試點成果未必能夠延續
  靈活執行“定時定點”,厚著臉皮勸居民參與。這種模式能持續嗎?從基層反饋看,兩試點都不敢“打包票”。
  問題1缺錢
  “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在補貼上。”魚珠街道城管科相關負責人介紹,光是給居民的購物券,珠江冶煉廠宿舍區已耗費近兩萬元,並繼續增加;為鼓勵環衛工上門收廚餘,每位環衛工每月每人要多補貼300元;為鼓勵環衛工參與後期分揀,每分出一桶廚餘補貼15元。試點半年,珠江冶煉廠光是補貼,已花費近3萬元。如果嚴格按照廣州市目前戶籍居民每月每戶15元垃圾清運處理費額度,珠江冶煉廠320戶實有住戶半年內即使全部繳費,也只能收到28800元。而按照廣州市對垃圾處理費使用規定文件,該收費還要用到街道其他環衛補貼中。對此,該負責人擔心一旦上級財政不補貼,現有試點成果未必能延續。
  問題2缺人
  “光做這個社區,就已經很累了。”一名鶯崗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稱,居委會只有4名工作人員,晚上下班後還要義務督導居民分類,如果社區內還有小區也搞試點,現有人力很難跟得上。
  在萬科金色悅府小區,記者留意到居民雖然願意搭電梯下樓扔垃圾,但扔得並不准,對此劉經理表示物管正循序漸進,先讓居民下樓扔,下一步再讓居民下樓分類扔。談到人力配置,劉經理認為定時定點,未必能節省人力,“環衛工不用上樓收垃圾,但從其他樓盤分類經驗看,還是需要人投入到分揀中” 。
  ·梁懌韜·
  梁懌韜、成廣偉  (原標題:定時定點投放垃圾現時還要靈活變通)
創作者介紹

家庭旅行

mojpjulmufuz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